肺血栓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俄格战争一场新样式的ldquo强制和 [复制链接]

1#
白癜风该怎么治 http://www.zgbdf.net/m/

年8月8日,第29届奥运会在北京开幕。然而,就在各国运动健儿紧张比拼之际,俄罗斯与其邻国格鲁吉亚在双方边境地区燃起战火。仅仅5天之后,这场战争就以俄罗斯的全胜而告终,因而也被称作“五日战争”。此役之后,格鲁吉亚不仅失去了争夺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地区实际控制权的能力,其国内的军事工业基础也受到重创,战争潜力遭到极大削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在苏联解体之前,俄罗斯和格鲁吉亚都是这个大家庭中的重要成员。年苏联解体,俄罗斯和格鲁吉亚成为两个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由俄罗斯人占主导地位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原是格鲁吉亚的自治共和国和自治州,都与俄罗斯接壤,并且一直与俄保持较为密切的关系。苏联解体之后,这两个地区也宣布独立,与格鲁吉亚中央政府对抗。格方多次尝试恢复对这两个地区的控制,但是都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地理位置图

年3月,南奥塞梯议会再次提出独立要求,并分别致信联合国秘书长、俄罗斯总统、独联体各国领导人,要求承认其为独立国家。格鲁吉亚方面,自年萨卡什维利上台之后,一直奉行“疏俄亲美”的政策,在打击国内亲俄势力的同时,不断向西方国家示好,并加快进入北约的步伐。在年的布加勒斯特北约峰会上,格正式提出了“加入北约行动计划”申请,但是由于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独立倾向,导致国内局势并不稳定,北约并未表现出吸纳格鲁吉亚为成员国的意向。于是,格鲁吉亚决心彻底解决这一领土问题,以实现加入北约的愿望。

未雨绸缪,兵贵神速

格鲁吉亚试图加入北约的消息使得俄格两国的矛盾变得更加尖锐,一旦北约这轮东扩成功,势必会严重挤压俄罗斯的战略利益。俄罗斯领导人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曾多次公开表示,格鲁吉亚所处的高加索地区对于维护俄罗斯的战略利益至关重要,为了捍卫本国利益,俄罗斯可以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并且“无所畏惧”。俄格双方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问题上互不相让,战争一触即发。

通过演习进行战争准备,俄格双方制定作战计划。为了做好充分的战争准备,俄格双方在战前都进行了针对性的演习活动。年7月上旬,美军和格鲁吉亚军队进行了代号为“立即反应—”的联合军事演习,双方出动兵力达人,格鲁吉亚的主要装甲力量悉数登场。俄罗斯也不甘示弱,在7月13日—8月1日进行了代号为“高加索—”的联合反恐演习,驻守北高加索的俄陆海空三军、空降兵、边防军、内卫军部队全部参演,北高加索军区司令马卡洛夫上将亲自担任总导演。

虽然俄军声称此次演习是年度训练计划内的,与美格的联合军演并无关系,但是俄方还是利用演习机会,详细评估了俄军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恐怖威胁”的条件下遂行联合行动的能力。在演习过程中,俄军有针对性地演练了兵力投送、海上作战、空中协同、组织防御、封锁冲突地区等科目,为可能发生的边境冲突做足了准备。值得一提的是,俄军在演习结束之后命令部队不许卸装,依然保持较高的战备等级。

年8月初,格鲁吉亚决心趁俄罗斯总理普京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总统梅德韦杰夫离开莫斯科的有利时机,快速攻占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以武力制止二者的独立行为。但是,由于兵力有限,格军很难同时对两个地区发起有效进攻,遂决心以主要兵力攻占俄驻军较少的南奥塞梯,战斗胜利之后再转向阿布哈兹。

针对格军的战略意图和具体部署,俄军决心发起“强制和平战役”,目的是以有限兵力,速战速决。通过海上封锁、空中打击、地面部队突击等作战行动,迅速驱逐入侵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格鲁吉亚军队,并打击部署在纵深区域的格军主力,摧毁格鲁吉亚的重要军事设施、交通枢纽、军工企业,彻底消除其对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再次发动武装入侵的能力。俄军依托北高加索军区司令部组建战役指挥部,第58集团军司令赫鲁廖夫中将和总参战斗训练总局局长马诺夫中将分别担任两个方向的总指挥。

俄格战争中俄罗斯第58集团军作战编成示意图

格军冒险出击,迅速抢占南奥塞梯。8月1日,准备多时的格军与南奥塞梯军队在边境地区多次发生小规模冲突。3日,格军炮兵主力对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等地实施高强度的急袭射击,造成许多平民伤亡。大量平民开始涌向俄罗斯,俄方开放俄格边界,组织难民进入。

面对逐渐紧张的局势,俄军开始向南奥塞梯边境地区集结,并提高防区部队的战备等级。8月6日,格军调集大量装甲兵力,准备从边境地区突入南奥塞梯。8日凌晨,格军地面部队在空军强击机的支援下,以装甲旅坦克集群为先导,向南奥塞梯的首府发起进攻。与此同时,格军1个特种作战旅在俄罗斯通向茨欣瓦利的战略通道周边设伏,随时准备打击、迟滞俄罗斯支援南奥塞梯的部队。

8月8日上午6时许,格军余人在20辆坦克的支援下,从茨欣瓦利西南向城内发起进攻。俄军驻南奥塞梯的部队共有人,其中约人分散在该地区境内的多个哨所、检查站,驻守城区的部队只有不到两个步兵连,并且没有重武器。由于兵力相差悬殊,战至中午,格军基本形成了对俄军的合围,控制了南奥塞梯2/3的地区。

俄军快速反击,实施“强制和平战役”。格鲁吉亚的突然行动使俄军陷入被动,但是由于准备充分,俄军在格军入侵茨欣瓦利的第一时间就发起了“强制和平战役”。

南奥塞梯方向,总指挥赫鲁廖夫中将指挥两个摩步团经俄南边界进入南奥塞梯境内,沿河谷两岸的公路迅速向茨欣瓦利挺进。由于格军特种部队预先在沿途设伏,延缓了俄军的开进速度,并造成其一定的人员伤亡。但是,担任助攻的第42摩步师在南奥塞梯军队的配合下,迅速消灭了沿途设伏的格军,解除了格军对主要公路的封锁,保障俄军主力迅速开进。

在地面部队行动的同时,俄空军出动多架轰炸机、强击机,对格军主要阵地、机场等重要目标实施了空中突击,格空军机场跑道几乎全部被毁,所有飞机都没有办法升空作战。俄军空降兵在茨欣瓦利附近实施机降,相继夺取了城区周边的几个制高点,并控制了城区东郊的瓦力哈尼车站,切断了格军预备队进入城内的通道和城内格军部队的后勤补给线。

8月9日凌晨,俄军地面部队主力开始对茨欣瓦利实施攻击,仅仅4个小时之后,城内格军就因缺少补给和后援力量仓促撤退。俄军第2梯队在超越驻南维和部队的阵地之后,在行进间对正在撤退的格军发起冲击,迫使格军放弃了已经占领的城郊阵地。战至22时,俄军已经控制了茨欣瓦利全境,开始对城内外的格军残余力量进行清剿。

阿布哈兹方向,俄军空降兵组成4个加强营战术群,在阿布哈兹沿海城市奥恰姆齐拉实施机降,迫使进攻该地区的格军撤退,并控制了格鲁吉亚的东西交通动脉。在海上,俄海军黑海舰队成立了特混编队,从地面战斗开始之后就一直在阿布哈兹沿岸巡逻,击沉格军导弹快艇1艘,保障了俄军侧翼安全。

在俄格战争中,俄罗斯军队进行了快速反击

8月12日,根据俄罗斯国防部长和俄军总参谋长的报告建议,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宣布“强制和平战役”目的已经达成,即日起结束战役。当日15时,俄军总参谋部向作战部队下达停止军事行动的命令,持续5天的俄格边境战争以俄军的最终胜利落下帷幕。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特殊的历史背景、特定的作战环境,决定了俄格“五日战争”在政治上具有两重性特征,但是仅从战役准备、战术行动等方面来看,俄罗斯方面确有不少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

以较高的战备水平扭转被动局面。鉴于边境战争的特殊性,保持较高的战备水平、快速准确地实施作战是扭转初期被动局面、争取战场主动的重要保证。在这个方面,俄军做足了功课。

通过演习历练准备。年7月,俄军举行了“高加索—”联合反恐演习,参加演习的军兵种部队多为北高加索军区所辖力量。通过演习,这些部队熟悉了俄格边境的作战环境,并且对可能遂行的快速反击、城市作战、要地夺控等内容进行了针对性训练,部队之间的协同动作已经达到较高水平。演习之后,主要部队并没有返回驻地,而是在演习区域保持较高的战备状态,随时听候调遣。8月8日上午7时,就在格军向南奥塞梯发起大举进攻的5个小时之后,刚刚参加完演习的俄军先遣部队就通过了罗格斯隧道,并于17时率先向格军发起进攻。

保持常备快速反应力量。俄军高度重视快速反应部队建设,尤其是部队的跨区机动、远程投送能力水平。近几年来,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普京就多次亲自组织集团军规模的部队进行长距离机动,以此锤炼和检验部队的战备水平和机动能力。作为俄军快速反应部队的重要力量,空降兵的装备和训练水平早已超过冷战时期。在此次作战行动中,北高加索军区的空降兵部队第一时间夺占了茨欣瓦利的要点地区、控制了交通要道,迅速发挥了作战效能,为俄军主力部队行动奠定了基础。

通过速度掩盖企图。依靠较高的战备水平,俄军以打破常规的决策和部署速度掩盖了行动企图,以至于让作战对手和许多西方国家都来不及反应,使其在军事上和外交上陷入被动。根据战后披露的资料显示,俄军部队从开始集结,到主力奔赴战场只用了5个小时,而空地力量全部投入作战只用了3天。如此大规模的兵力调动,不仅格军没有得到准确的情报,就连美军的高科技侦察装备也几乎没有捕捉到俄军的踪影。五角大楼的高级军官回忆说:“虽然我们已经预料到俄军的进攻行动和速度,可他们的实际行动还是比我们预料的要快很多。”

俄罗斯军队进行突击战备检查

以强大的协同能力实现作战目标。信息化战争时代,联合作战成为基本作战样式。无论战斗大小、种类是否一样,都需要各军兵种力量密切协调、联合作战,形成整体作战能力,发挥聚能优势。在此次“强制和平战役”中,虽然俄军的军事实力远超对手,但是依然在作战全过程贯彻联合作战的思想,各种作战力量密切配合,各种作战行动互相协调,是其实现作战目标、赢得战争胜利的关键所在。

此役,俄军为了形成“牛刀杀鸡”的不对称作战优势,除了战略导弹兵外,其他军兵种力量悉数登场。先后出动了空军、海军、陆军和空降兵等多种作战力量,形成整体作战合力,对格鲁吉亚军队实施了全纵深、多维度、多方向的联合火力打击和兵力突击,从而有效保证了战局有利于俄的发展趋势。比如,在地面行动开始之后,游弋在阿布哈兹沿岸的黑海舰队特混编队,开始执行巡逻任务,实施海上封锁,打破了格海军原定的袭扰计划,从侧面加快了南奥塞梯地区问题的解决。

空中打击方面,在俄军地面部队行动之前,空军就集中了大量的轰炸机、强击机、预警机等力量,对格鲁吉亚境内的纵深战略目标,尤其是军事目标实施了空袭和监视,全面夺取了制空权。空降兵均以营战斗群为单位,几乎同时地伞降、机降到阿布哈兹、南奥塞梯和格鲁吉亚腹地,完成了对格军主力的分割包围。正是在空中作战力量的有效配合下,俄军的地面联合作战行动才能够顺利实施,不仅减少了附带伤亡,也在政治上、外交上赢得了主动。

以激烈的网络攻击率先攻心夺志。利用网络展开信息争夺与控制的较量,已经成为信息化战争时代虚拟空间对抗的主要途径。在战斗开始之前,俄罗斯就充分利用网络优势,大力开展网上的舆论战、心理战,积极配合现实战场上的作战行动。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早在7月20日,格鲁吉亚社会基础网络就遭到了俄罗斯黑客的“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美国知名网络安全公司ArborNetworks的工程师约瑟发现,一条含有“胜利+爱+在+俄罗斯”字节信息的数据流向格鲁吉亚政府网站。在接下来的10多个小时里,格政府网站的服务器便因收到数以万计的访问请求而濒临崩溃,严重影响了其正常的工作。

8月8日,在俄罗斯军队进入南奥塞梯之后,专注于跟踪恶意网络活动的志愿者小组“阴影服务器”发现,俄罗斯黑客对格鲁吉亚的攻击扩展到整个政府的计算机系统,几乎使格鲁吉亚的所有政府部门丧失了网络办公能力。此外,格总统萨卡什维利的个人主页也被人替换,变成了这位总统和希特勒有“相似性”的照片。战争期间,格鲁吉亚的许多社交平台不断传播前线军人的伤亡照片和格军败退的消息,给格方军民造成了极大的心理恐慌。

虽然俄罗斯取得了此次“强制和平战役”的最终胜利,但是在作战过程中仍然暴露出来一些问题,值得我们深思。首先,俄军的情报工作并不完美。战前,俄军虽然了解格军防空力量的基本情况,但是对其新装备的“山毛榉”防空导弹的作战性能、训练水平和部署情况掌握不细,致使在作战初期,有4架俄军战机被该型导弹击落。其次,俄军在一定程度上低估了对手的实力。俄罗斯的总兵力几乎是格鲁吉亚的25倍,装备水平也要领先于对手,因此俄军相信,即使格鲁吉亚发动战争,俄军也能轻松地夺取主动权、恢复和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格军不仅在突击茨欣瓦利时展现了强大的炮兵火力和装甲部队实力,其特种部队在迟滞俄第58集团军的过程中,击伤了南奥塞梯方向总指挥赫鲁廖夫中将,迫使其更换指挥员,对俄军上下的军心士气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版权声明:本文刊载于《军事文摘》杂志年第9期,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转自军事文摘
  址 
  价 8元/册 全年96元

投稿邮箱 jswz

.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